NBA最肮脏1面:袭击下体蛋碎一地 保罗太卑鄙?

2016-03-12 21:34来源:网易体育 点击:94

  我们很难判断一个球员击打对手下体是有意还是无意,毕竟很少人会公开承认自己故意去攻击对方下体。但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两个赛季,像这样击打对方下体的次数在不断上升。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上赛季联盟发生的那些“爆蛋”事件吧。

  2014年11月5日尼克斯对阵奇才的比赛中,JR-史密斯右手运球,而他的左手则直接击中了防守球员格伦-莱斯的下体,随后莱斯便痛苦地倒在了地上。JR因为这个动作遭到了禁赛一场的处罚。短短几个月后,在2015年3月2日,詹皇成为了此类事件的受害者。在火箭对阵骑士的比赛中,哈登一脚踢中了勒布朗的下体。赛后,勒布朗表示“这绝对不是一个篮球动作”,而哈登对此十分淡然,他认为这只是自己下意识的反应而已。有趣的是,当时已经身在骑士的JR义正言辞地表示:“那是一个极其肮脏的动作!”

  此后不到三个星期,在马刺对阵凯尔特人的比赛中,马刺球员邦纳为后卫米尔斯做掩护,绿衫军小将斯玛特在追不上人的情况下,直接挥动手臂打了邦纳的腹股沟位置,斯玛特因此被禁赛一场。又过了不到两个星期,勇士球员利文斯顿在防守诺维茨基时伸手掏球却掏中了对方的下体,诺天王当即大吼一声,回身怒目相视。

  在2014-15赛季的最后五个星期时间里,有三名季后赛球队的球员因为击打对手下体而遭到禁赛。而在2014-15赛季发生的因击打对手下体而禁赛的事件(4起)比过去五个赛季相加起来还要多。不过,本赛季至今,还没有球员因此而遭到禁赛。

  篮球运动员在比赛中总是会注意保护自己的下体。

  当大个子球员在进行掩护时通常是这样做:双腿分开,双手紧紧护住下体。而如果你想制造一个冲撞犯规的话,你又得重复做一遍这个动作。


  在其他的体育运动之中,我们很少看到球员需要经常注意保护自己的下体。在足球比赛,你只会在发任意球时才会看到人墙里的球员都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下体。但在篮球比赛中,这样的动作你每隔着几秒钟就能看到一次。

  当然,并不仅仅在冲撞和掩护时才会有危险。有时候,篮球也可以成为攻击下体的重要武器。对此,瓦莱乔有着痛的领悟。在2010年骑士对阵凯尔特人队的东部半决赛中,朗多为了救一个出界球直接将球飞砸击中瓦莱乔的下体。朗多通过这个动作成功帮助绿衫军挽回了球权,但是瓦莱乔却为此付出了痛彻心扉的代价。

  当年以铁血防守著称的绿衫军是公认的小动作比较多的球队。其中凯文-加内特更是深刻掌握了如何与对手肌肤相亲的艺术。但有时候,他的手会触碰到对手的下体。如2011年1月28日对阵太阳队比赛中,太阳得球后下快攻。皮球落在三分线外的弗莱手中,加内特这时赶紧冲上来手脚并用,在将自己的脚伸出来的同时,还握拳戳向了弗莱的命根子。弗莱随即痛苦地捂住要害部位倒地不起。加内特因此而被罚出场,但他没有被处以禁赛,他为这个动作付出的代价不过是缺席了该场比赛的最后4分钟罢了。

  事实上,多年以来NBA的风格已经从简单粗暴变成了更加依赖于挡拆。在过去十年间,NBA球队使用挡拆的次数几乎翻了一番。在2004-05赛季,NBA所有球队使用挡拆战术的次数为20465次,而在上个赛季,挡拆战术的使用次数已经突破了40000次。随着挡拆战术的兴起,大个子和小个子们碰撞在一起时,一些卑劣的场面也由此而产生了。

  而且,经常是小个子下狠手攻击大个子。比如:2013年,身高6尺1的施劳德因为攻击国王明星中锋考辛斯的下体而遭到处罚;2009年,身高6尺5的雷-阿伦攻击了身高6尺10的瓦莱乔之下体;2008年,后卫罗伊-艾维因攻击体重270磅的阿隆-格雷下体而遭到禁赛三场;2006年季后赛期间,特里同样因为拳击芬利而被禁赛。

  布伦特-巴里目睹了特里拳击芬利的全程,他表示:“在小个子和大个子的交战中,小个子的优势在于,如果我击中了这个家伙的软肋,我就可以瞬间击倒他。”

  而斯坦-范甘迪则认为这是“小个子专属动作”。范甘迪表示:“一般来说,当小个子们感觉自己遇到了非法掩护的时候,当大个子们的膝盖顶到了他们,他们才会这样做。这不是一种激烈的推人,很多时候这只是正常的摆臂运动而已。”

  在一场比赛中,德拉季奇在摆脱大卫-韦斯特的掩护时摆臂击打了对方,而联盟认为这就是一次“正常的摆臂运动”。所以,德拉季奇被处于一级恶意犯规,却没有遭到禁赛。

  下体受伤在NBA并不少见。上世纪90年代末,德特雷夫-施拉姆夫和肖恩-布拉德利都曾因下体受伤而缺席过三场比赛。当时他们的缺席原因明确写着“睾丸受伤”。而现在,为了不有辱斯文,通常隐晦地写成“腹股沟受伤”。

  本赛季,马刺队38岁的老将吉诺比利和鹈鹕队大前锋莱恩-安德森相撞导致下体受伤。当时,吉诺比利已经痛得无法走路,在工作人员和邓肯的搀扶下才能离场。赛后,马刺队还有球员开起了吉诺比利的玩笑,而帕克对此非常生气:“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当然,吉诺比利是幸运的,他成功接收了睾丸修复手术并且已经伤愈归队。不过,吉诺比利还是需要在比赛中带上下体保护罩,他还对此开玩笑道:“其他人要小心他们的膝盖了。”

  然而,专业医生并不建议长期佩戴这样的保护罩。肯塔基大学泌尿科主任斯蒂芬-斯特普博士表示,20多年的实践证明保护罩确实可以防止一定的伤害,但是佩戴保护罩会让球员感到不舒服,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发挥。

  当然,有时候袭击对方下体也可以是一种表达友好的方式。

  对于办公室白领来说,他们通过一起外出聚餐来建立感情,而一些NBA球员则以偷袭朋友的下体为乐。

  作为联盟中最著名的进攻犯规制造者之一,巴蒂尔非常擅长在球场上保护自己。而当问及谁是NBA中最厉害的下体袭击者时,他毫不犹豫地表示:“是埃尔顿-布兰德,他简直就是袭蛋界当之无愧的国王。”

  巴蒂尔和布兰德是杜克大学队友,他们在大学时期建立了深厚的交情,并且还携手在2000年和2001年连续杀入NCAA的四强。当年,巴蒂尔和布兰德经常会在比赛中玩这样一个游戏:比赛谁袭击队友下体成功的次数最多。巴蒂尔回忆起往事时表示:“这其实也是尊重的一种方式,我们那会玩得都很开心。”

  不过,巴蒂尔也对布兰德极其忌惮,他甚至为自己制定了严格的规定:“永远不要和布兰德一起搭电梯,你得学会保护自己,不然你要为此付出惨痛代价的。”


  而巴蒂尔之间的游戏也延续到了NBA赛场之上,当他们的球队对阵时,你总会看到他们试图去袭击对方来逗乐。巴蒂尔表示:“我们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当然,这种做法也不是布兰德的专利行为。格里芬和帕森斯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他们曾经在AAU联赛时当过队友。所以当他们在NBA赛场重逢时,彼此打招呼的方式也同样特别。在2013年1月份快船对阵火箭的比赛中,帕森斯走过格里芬身边,格里芬突然伸手袭击帕森斯下体,而帕森斯则是一脸惊慌地双手回防。赛后,格里芬表示:“我只是扭伤了手腕需要活动一下,很抱歉没有看到你。”

  霍华德一向以贪玩著称,他甚至试过在接受完电视采访后,在摄像机镜头下公然摸小弟卡南的下体。而一向严肃的保罗-加索尔也曾在比赛中摸过自己在国家队的队友伊巴卡的下体。

  不过,如果你击打一个不是很熟的对手下体的话,那通常都会引发冲突。

  伊巴卡和格里芬可以说是一对冤家。伊巴卡曾两度在比赛中击打格里芬的下体。2013年3月4日,伊巴卡因为击打格里芬下体而被联盟处以25000美元罚款。仅仅一年后,在一场季后赛比赛中,格里芬正准备飞身上篮,而伊巴卡则再度一拳砸中了格里芬的下体。不过这一次伊巴卡并没有遭到联盟的处罚,因为联盟通过慢镜头回防认定伊巴卡是因被队友推动才挥手打中格里芬的。

  格里芬赛后表示自己也很难判定伊巴卡所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伊巴卡的动作相比于雷吉-埃文斯的做法还是仁慈很多了。前NBA副总裁斯图-杰克逊表示,自己在任期间的最大遗憾就是没有对于埃文斯撕扯卡曼下体的行为进行重罚。


  事件发生在2006年,快船队和掘金队在季后赛中激战正酣,快艇中锋卡曼和掘金大前锋埃文斯在篮下纠缠。突然,当值裁判看到卡曼一把将埃文斯推倒在地,两人随即发生冲突。裁判立即鸣哨,吹罚卡曼一级恶意犯规,同时给了埃文斯一次技术犯规。

  然而,赛后经过录像回放,卡曼被改判技术犯规,而埃文斯则追加二级恶意犯规,并处罚金1万美元。原因是埃文斯居然在比赛中狠抓了一把卡曼的下体。所以卡曼才忍无可忍动手推人。据卡曼事后接受采访时描述,埃文斯不但狠抓一把还用力进行拉扯:“我觉得他想要把我的睾丸扯下来!”。这个犯规也被认为是篮球史上最为猥琐的一个犯规动作。

  不过因为慢镜头无法看到埃文斯的手放在了什么位置,NBA官方在量刑时却没有办法给予埃文斯重罚。杰克逊至今回想,表示当时绝对应该给予埃文斯禁赛处罚:“我们当时真的不知该怎么做,所以只能给了他一个二级恶意犯规。我现在承认,埃文斯绝对应该被禁赛。”

  时任快船队主教练邓利维对这样的判罚显然非常不满。而仅仅两周之后,在马刺对阵小牛的季后赛中,特里则因为拳击芬利而遭到了比埃文斯要重得多的处罚,这也让时任小牛队主教练约翰逊深感不满。

  当在谈论到最擅长袭击大个子球员的人时,人们通常都会提到犹他爵士队传奇控卫斯托克顿。

  现任勇士队主教练科尔曾经把斯托克顿称为NBA历史上最卑劣的家伙。科尔表示:“我对他无比尊重,他是一个伟大的球员。但是,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肮脏的混球。”

  马特-布拉德曾在NBA中打过11个年头,他和斯托克顿打了超过40场比赛。在布拉德看来,斯托克顿不仅仅肮脏,他还经常会有一些不干不净的小动作。

  在1996年11月时,在火箭对阵爵士的一场比赛中,布拉德在防守斯托克顿的突破中受伤。事后,布拉德回忆道:“斯托克顿试图用他的膝盖来攻击我的下体,幸好我没有被击中,但是我的盆骨被他很撞了一下,伤口持续了几个月都还没好。”对于斯托克顿来说,这样下作的攻击或许是一种从身体和心理上击溃对手的方式,但这其实已经是一种激情犯罪了。

  乔-沃尔夫在自己整个职业生涯是一个平凡的球员,他也曾在一场比赛中被罗德曼击打过下体。沃尔夫回忆道:“可能是这个家伙不满我抢了他的篮板吧。他击打了我的下体,但是我没有还手,因为我不想被罚款。”那场比赛,沃尔夫抢到了个人赛季最高的11个篮板,而几乎每一个都是在罗德曼头上抢到的,这导致罗德曼最终失控挥拳。

  而罗德曼还曾在比赛中狠踹场边一个摄影师的下体,他因此被处以禁赛11场的重罚。沃尔夫表示:“我听说,罗德曼的这些小把戏都是兰比尔教他的。”

  作为史上最肮脏犯规的受害者,卡曼在时隔十年之后再度遭遇了“蛋碎”之痛。

  去年四月份对阵波特兰开拓者的比赛,保罗和卡曼在篮下争抢篮板时袭击了对方的下体,卡曼当即怒推保罗。赛后,卡曼在个人社交媒体上传了一张保罗袭击自己下体的照片,并写道:“疼!”球迷则提问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你呢?”卡曼回应道:“你为什么还要提当年那件事呢?”显然,他依然心有余悸。

  甚至早在大学时期,保罗就因为袭击对手下体而遭到禁赛一场的处罚。在一场NCAA比赛中,当时还在维克森林大学效力的保罗击中了对方球员朱利叶斯-霍奇的下体。

  无论是保罗还是埃文斯,他们都没有因为袭击卡曼的下体而遭到禁赛。目前我们也还不清楚保罗是否会因为袭击杜兰特而遭到禁赛。

彩票走势图

更多...
双色球预测
3D预测
七乐彩预测
大乐透
排列三
排列五
七星彩
11选5
快3
老快3
老时时彩
新时时彩